?首頁?
? >? 資訊中心? >? 行業信息
對破解煤電矛盾的救急與治本的11條建議
來源:現代國企研究 時間:2021-11-08 字體:[ ]

8月下旬來,動力煤期貨價格持續暴漲,由不到800元/噸,一路上漲到接近2000元/噸,高的已經超過2400元/噸。

能源動態牽動全國。自從去年2月疫情后有保衛產業鏈、復工復產以來,數這場“供電保衛戰”引人注目了。我為央企勇往直前、赴湯蹈火的勇氣而佩服,也為央企忍受虧損、負重前行的精神而感動。電企如何在當前惡劣環境存活下去,如何才能扭虧為盈?這一系列問題正極大的考驗著中央企業的生存能力。

供電保衛戰何時結束?現在很多措施是枝枝葉葉的,沒有從根本上化解矛盾。從救急考慮,在本年度剩余的1個多月里,價格按20%的上浮空間調整,落實到位對中央電力企業尤其重要。最終恐怕還是要依靠改革來解決問題。借力電力緊張來促進能源體制改革與戰略性重組,也不失為一個機遇。

現提出11條建議,以解燃眉之急,并圖煤電大戰根治之策。

為中央企業聽從命令

服從指揮的堅定而感奮

進入9月份,電荒突然而至,供電形勢突然崩至拉閘限電的地步。也有的地方為完成任務目標突擊強化能耗雙控,導致一些極端措施開始在各地出現。

9月28日午間,一則“北京停電計劃”引來眾多關注。同日,南京、蘇州也收到停電通知。同日,地處東北的遼寧省用電告急,達到嚴重缺電II級橙色預警信號。由于東北一些地方直接對居民生活用電進行了“無預警”拉閘限電,隨即引來眾多質疑。

由于煤炭價格不斷高漲,很多電廠已經是虧損狀態,有的電廠已經是“發一度電,賠一毛錢”,電廠發電誰愿嚴重受挫。就算是電廠想多發電,電煤緊張的局面也很難馬上就能得到扭轉。如果電價低位鎖死、煤價持續飛漲的情況繼續下去,很多燃煤電廠可能短期就會被徹底拖垮。

面對一些地方拉閘限電嚴峻形勢,能源央企聯合打響“保電攻堅戰”,全力做好今冬明春電力、熱力保供。國資委把它作為社會責任的重要標志,公開申明實現一票否決制。

10月1日,國務院國資委主任郝鵬赴國家電網開展能源保供專題調研,視頻連線南方電網、國網東北分部,直接安排部署。郝鵬強調要將保電工作放在服務黨和國家大局中把握、謀劃、推動。

軍令如山倒,國家電網、中國華電、國家能源、中國華能、三峽集團、中國大唐等多家大型能源、電力企業也緊急召開專題會議,領導們一個接一個出場,表示不惜一切代價保證供電服務。10月18日,國資委研究出臺《關于推動中央企業做好今冬明春能源供應保障的特別獎懲辦法》,對能源供應保障工作不力,發生重大安全、民生責任事故或造成重大不良影響的企業,實行一票否決并嚴肅追責,相應扣減年度薪酬。

中國大唐吉林公司全力推進備冬儲煤工作。

中煤集團基金組織煤炭運往遼寧。

國資委太給力了,中央企業太給力了。

中央企業加快釋放煤炭先進產能,全力保障火電機組能發盡發、應發盡發,最大限度保障電力平衡,千方百計“增產、穩供、擴銷”,帶頭“穩價、穩市、穩預期”。這些做法鼓舞人心,給全國人民壯膽。

我為央企聽從命令、服從指揮的堅決態度而感奮,果然是黨和國家最可值得信賴的依靠力量,此時更感鮮明。

想到央企每發一度電就要虧一毛錢,細算下來,幾百個億的虧損是難以避免的了。一方面履行社會責任和政治責任,另外一個方面,也要承擔經濟責任的虧損,這是以巨大的犧牲為代價的。背著包袱走路,這是央企常常無奈的選擇。企業畢竟是企業,經濟指標仍然是主要指標,考核時也不會因為英雄壯舉而加分。但是央企終究還是這么做了。

央企勇往直前、赴湯蹈火的勇氣令人佩服。比較而言,可能民企甚至有些地方國企就不能那么容易聽話了,國難思良臣,家貧盼孝子,人們常說“共和國長子”,此時當是。

有事實為證、作為國內最大的煤炭生產企業,國家能源集團在今年前九個月對東北及蒙東區域完成8655萬噸煤炭供應,同比增加931萬噸。截至10月22日,該集團所屬東北區域電廠煤炭庫存274.5萬噸,較月初增加122萬噸,可用天數19.2天,煤炭庫存提前達到去年同期水平。

近日,幾大發電集團火電業務今年全年虧損可能均在數億或者幾十億,火電業務總虧損額或達上百億元,犧牲巨大。而席卷全國的電荒也正愈演愈烈,在此背景下,最近定的電價上調,也遲遲未能實現。央企苦甚。10月27日,華能國際電力股份發布2021財年三季報。公司報告期實現營業收入1436.60億元,同比增長19.21%。凈利潤7.83億元,同比下降91.42%。

“市場煤”與“計劃價”打價格戰已是多年。2008-2010年,五大中央電力企業三年虧了602億。2011-2015,輪到煤企賠了,有的幾至傾家蕩產;2016年至今,電企又苦不堪言,紛紛要求國家出手。電力企業的艱難生存境況暴露出我國積累已久的“電煤矛盾”,以及由此導致的供電緊張問題。

煤電大戰何時休?央企供電保衛戰何時休?這塊烏云長期籠罩著中國的能源產業。很多央企在這個矛盾漩渦里走不出來。

結束“市場煤”、“計劃電”這個上下游的體制改革,不能再拖了。

發一度電賠一毛錢

煤電矛盾再升級

電荒究竟何來?火電常年都是供電主力,占全國發電總量的七成以上。中國是世界第三煤炭儲量大國、世界第一產煤大國,為何能源安全問題突然如此突出?煤炭價格為何會大幅上漲?

原因一:今年1-8月煤炭供給量同比增加4.4%,而全國煤炭消費量增加了11%,這大大超出了此前預計的6%到7%的需求增長量。形成了較大的煤炭供需缺口,導致價格大幅上漲。這是導致煤電價格持續走高的首要原因。

原因二 :全球范圍的能源價格漲價和煤炭供需偏緊,進一步推高了電煤價格。澳洲等海外煤炭幾乎沒有進口。2021年1月~7月,我國動力煤累計進口1.4億噸,同比下降7.9%。

原因三:上半年,全國原煤產量同比增長僅6.4%。增幅不及同期電煤消費、用電量消費增幅的一半。受環境監管、“能耗雙控”等多重剛性政策約束,很多省份如江蘇、山東、安徽、四川、青海及甘肅等地關閉了不少煤礦,導致煤炭缺口主要靠晉陜蒙三地來保障。

原因四:能耗雙控考核與煤炭去產能對企業有影響?;痣?、煤炭都是雙控對象。去年年底個別地方也出現過通過限電來控制能源消費總量的情況,今年以來,小煤窯關停了10億生產能力,占比大概是六分之一。顯然,能耗“雙控”重要,有些政策落實不應一刀切,統籌兼顧是個本事。

原因五:國家發改委一直督促的煤電長期協議多數在2021年形同空文。就全國而言,近幾年的煤炭中長協合同量,占到了全國煤炭市場的70%以上。今年以來,中長協大部分都違約了。因為煤炭價格一直在漲,從1月漲到10月,年初煤炭價格一噸700多元,現在已經漲到近2000元了。這個價格情況下,煤炭企業誰還愿意執行原來的合同?現在電煤的價格基本都是按照現貨甚至期貨價結算。有煤就算不錯了,很多電廠是找煤都找不到,量都不保,還談什么價格?

原因六:民營發電廠因為虧損而停產。對于電廠而言,即便是拿到了煤炭資源,由于上網電價基本是固定的,按現貨價發電,發一度就是虧一度?,F在全國火電廠大部分都是虧損的。

原因七:很多火電廠的負責人都去抓新能源了。自2020年中國提出碳達峰碳中和以來,新能源投資與開發再次提速,同時,能耗雙控壓力持續加大,導致這種“刮風”的結果。

原因大概如此。

我們重視的,電荒是短期緊缺,還是長期矛盾爆發?從根本上說,煤和電就像一個蹺蹺板,這頭抬高,那頭就壓下來了;那頭高了,這頭就落下來了,長期處在一個對立的狀態之中。今年的限電,大體上還是屬于被這個規律所支配著。

關鍵時刻,發改委出面了。

10月12日,國家發改委發布《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進一步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市場化改革的通知》。通知稱,有序放開全部燃煤發電電量上網電價。市場交易電價浮動范圍原則上擴大至均不超過20%,高耗能企業市場交易電價不受上浮20%限制,邁出我國電力市場化改革的跨越性步伐。燃煤發電電量原則上全部進入電力市場,通過市場交易在“基準價+上下浮動”范圍內形成上網電價。如果政策落實下來,影響是很大的。以安徽省為例,目前基準電價在0.3844元/度,上浮20%就是7分多,可以緩解200多元/噸的煤價成本。發電的國企可以松一口氣。當然,上浮空間是否能到20%,各個地方不會完全一樣。通知自2021年10月15日起實施, 市場傳導尚需時日,什么時間到位,發電企業也急得不得了。

從政府調控角度

提出五條建議

煤炭價格過快上漲,引起了國家有關部門以及各地的重視。10月19日至10月31日,國家發改委連續發文,內容涉及研究依法對煤炭價格實行干預措施、依法加強對煤炭中長期合同履約信用監管、座談煤電油氣運重點企業保供穩價、嚴厲查處資本惡意炒作動力煤期貨、赴地方督導煤炭保供穩價、實地調查煤炭價格成本、嚴肅清查整頓違規存煤場所、研究煤炭企業牟取暴利的界定標準等。

這些措施都很好,然而從根本上化解矛盾,為期還遠。

我這里提出幾條建議。一個是眼前怎么做,一個是長期怎么做。從根本上講是市場化改革的問題。從短期看有五條,從長期看,有六條。關鍵是體制改革,依靠重組來破題。

建議一

提高電價要落實。上浮空間是否能到20%,有個時間差。說實話,即使真調整了價格,也不能緩解電企的虧損。因為按目前的形勢,電價上調后,很快就會被煤價吞噬。電價上調一分錢,總會引發電煤價格上漲四五十元,反倒虧得更多。但是,從救急考慮,還是提價能解決燃眉之急。電價上去了,今年年底考核也好看一點。

建議二

改革電力系統內部體制 ,降低電網利潤?;痣娖髽I處于水深火熱的同時,電網即坐享豐厚利潤。緩解電荒的合理政策選擇就是,以電網的部分利潤彌補火電企業的虧損,提高火電企業的發電積極性。由于電網企業居中壟斷,電力體制改革被稱為'沒有交易主體'的市場化,這是另外一番話了。

建議三

壓低電煤價格。如果電價提高了,煤碳也跟著在提高,那這樣就又回到原來了。目前解決短缺的辦法就是給電廠積極性,讓它有錢去買煤,讓它有動力去發電等等。目前僅僅提高電價已經決定不了問題,必須思考如何把煤價,比如各種環節上漲的幅度或者不漲,這個是現在政策上、設計上應該思考的問題。    

建議四

政府加大對電廠的補貼力度。短期內國家加大對電廠的補貼力度更為可行。

建議五

監督電煤企業長期協議的執行。在煤炭價格浮動期間,國家能源和中煤集團始終堅持按合同供應長協煤,而長協煤結算價格遠遠低于現行市場價格。今年1-9月,國家能源集團供應長協煤4.37億噸,累計向社會讓利超400億元。中煤集團9-12月預計供應東北煤炭量約430萬噸,按照目前市場價格測算,將向市場讓利金額約20.5億元。從長期協議的執行看,還是央企過得硬、信得過。

華潤電力與多家煤炭企業簽訂中長期合同。

從市場體制改革角度

提出六條建議

導致當下電力緊張頻發的根本癥結,仍是“市場煤”與“計劃電”間的矛盾。簡單地上調終端電價或許可以讓“電荒”現象稍有延后,但卻未能觸動電力市場的問題肌理。從長遠看,只有在煤電市場全方位引入市場競爭機制,才可能暢通價格傳導渠道。出路在于能源體制市場化改革,讓資源品價格盡早走上市場化道路。國家發改委發布《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進一步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市場化改革的通知》,總算向前邁出一大步,值得歡迎。

總體上看,按照電力體制改革“管住中間、放開兩頭”要求,有序放開全部燃煤發電電量上網電價,擴大市場交易電價上下浮動范圍。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保障電力安全穩定供應,促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推動構建新型電力系統,助力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實現。

國家發改委、國資委都回歸運作秩序監管職責。一旦市場調控在電力等資源品領域里發揮主導作用,那么包括競爭博弈、價格發現等機制將會發揮積極作用。理順煤電體制,才可能改觀“有煤不賣、有電不發”的怪現象。廣大消費者也會因供給方的競爭而多方受益。

屆時,發改委將不必再為探尋合理電價而煩憂,國資委也就不會再組織“供電保衛戰”了。

建議六

煤電合并重組。2008年-2011年,煤價大漲后,合同煤的兌現率不到30%,事實證明,僅僅靠簽訂協議難解煤電矛盾,于是神華與國電集團層面的合并重組出現了,也為化解煤電矛盾提供了新思路。既然解決不了既定矛盾,那就變為內部矛盾,內部解決,發改委也不會中間為難,政策也能有的放矢。這一輪電荒后,“神華與國電合并重組模式“必會出現。

建議七

中央電力企業與地方國企煤炭企業煤電一體化重組。企業煤電博弈牽扯到地方與中央的利益博弈。價格難降 電煤價格在國家發改委明令禁止漲價后仍持續上漲,牽扯到地方與中央的利益博弈問題。事實上,對于合同煤價格的明降暗漲,相關主管部門早已知悉,只是礙于中央統調的發電廠與地方國有煤炭企業的利益關系難以調和。五大發電集團均為國務院國資委統一管理的中央企業,大型煤炭集團除國家能源集團、中煤集團外則均為地方國企。就像寶鋼那樣與地方我國企大規模重組,在能源行業也可以來一下子。這件事,我在五年前就呼吁了??上?,沒有引起重視。

建議八

解決“市場煤”與“計劃電”之間的矛盾。如果電廠買煤的“積極性”不高,電煤庫存就會出現不足,遇上如氣候原因增加運煤的難度,水電出力不足,或其他突發事件,局部電力短缺就出現了。也就是說,現行價格問題下,局部電力短缺似乎很難避免,是否導致大面積電力短缺,取決于煤炭的價格上漲幅度。如果不盡快解決煤電矛盾,這種局部缺電可能成為常態。

建議九

激活電力市場競爭,打破“電老虎”單方面話語權。從根本上講,電力體制改革才是解決煤電矛盾的最終出路。還須激活電力市場競爭,讓民營企業與國有電力企業在市場框架內博弈。電力行業實行壟斷,缺乏競爭,造成很多發電企業發不發電都一樣的心態,即便是電力供應緊張,發電企業仍然可以以虧損為由不發電。你不發電,民營企業就會發,利于競爭。

建議十

理順價格機制才能消解煤電困境。當前煤電企業之所以普遍面臨“經營危機”,表面看是源于“煤電頂?!边@一老問題——煤企大賺、電企大虧,但問題的本質出在電價機制沒有理順。電廠買煤賣電,是典型的“中間商”,本可以將成本順利地疏導出去,但當前的電價形成機制,阻礙了成本的疏導,進而一次又一次地讓煤電企業陷入集體虧損的困局。我國目前的情況,更應該關注市場本身在價格傳導順暢性、風險管理完善程度等方面存在的問題。通過推動煤電、工商業用戶全部進入市場,進一步擴大市場范圍,從而建立起順暢且閉環的價格傳導機制。

建議十一

可以保持一塊中央企業壟斷地位。電價完全市場化會使國家能源安全供給陷入亂局。不能一味認為將煤價市場化了,電價就必須市場化。電價無法市場化的一個很重要的前期,就是一旦放開對電價的管制,面對完全市場化的煤價,很多電力企業也會罷工。這時候需要保持一支政府完全控制的力量。當然是一塊,而不是整體。 

時至今日,無論是國家大環境,還是行業小環境,都對電價上漲形成有效支撐。我們對今冬明春能源供應保障充滿信心,對能源行業國企改革也充滿期待。

我們期待煤電不再大戰,期待中央企業不再打這樣的“供電保衛戰”或者“供煤保衛戰”。

順便說到,國企改革三年行動年底要考核,對70%目標任務收尾。要從這三年的實際情況出發,比如說國家能源集團、中煤集團保證協議的執行;包括國家能源集團在重組中煤電一體化的成效,值得好好總結,這也應該是三年行動考核的加分內容。對因積極履行職責影響當期經營業績的,在考核指標中予以剔除。保供貢獻突出的適當給予加分獎勵。

(作者:中企之聲研究院院長)

【打印】【關閉】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亚洲字字幕在线中文乱码,国产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在线,中文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女人18毛片A级毛片